您好,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新鄉市宏達振動(dòng)設備有限責任公司網(wǎng)站
熱門(mén)關(guān)鍵字:振動(dòng)電機防爆振動(dòng)電機振動(dòng)平臺三維振動(dòng)平臺振動(dòng)給料機
宏達振動(dòng)產(chǎn)品HongDa Product
宏達振動(dòng)電機
宏達振動(dòng)平臺
宏達倉壁振動(dòng)器
宏達振動(dòng)篩
宏達振動(dòng)給料機
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風(fēng)電場(chǎng)偷走了大風(fēng)導致北京霧霾?美國科學(xué)家說(shuō)這不可能2017-01-13

 在北京深陷霧霾困擾時(shí),一場(chǎng)可以吹散污染物的大風(fēng),被視作最為立竿見(jiàn)影的解決辦法。而按照這樣的邏輯,距離北京200公里的內蒙古風(fēng)電場(chǎng),因為偷走了經(jīng)由內蒙古南下的風(fēng),成為導致北京霧霾的罪魁禍首之一。正是出于降低排放、減少霧霾的考量,風(fēng)能等可再生能源受到越來(lái)越多的關(guān)注。風(fēng)能資源豐富的內蒙古有大批風(fēng)力發(fā)電場(chǎng)拔地而起,其裝機容量已超過(guò)22GW,占到全國總量的約1/5。

風(fēng)電場(chǎng)致霾假設自提出以來(lái),就引發(fā)了正反兩方的爭論,不過(guò)這場(chǎng)爭論并未對風(fēng)電場(chǎng)將如何影響環(huán)境形成定論。

近日,美國國家可再生能源實(shí)驗室(下稱(chēng)實(shí)驗室)聯(lián)合遠景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發(fā)布的一份報告,打算終結這場(chǎng)圍繞風(fēng)電場(chǎng)的爭論。這份名為《內蒙古的風(fēng)電場(chǎng)會(huì )影響北京的空氣質(zhì)量嗎?》(下稱(chēng)《空氣質(zhì)量》)的報告稱(chēng),內蒙古風(fēng)電場(chǎng)對中國首都的霧霾并沒(méi)有做出什么貢獻。

《空氣質(zhì)量》報告的第一作者倫德奎斯特(Julie Lundquist)通過(guò)電子郵件告訴界面新聞?dòng)浾?,由于其工作的?shí)驗室在模擬風(fēng)電場(chǎng)對氣候影響方面有一定經(jīng)驗,他們經(jīng)常被問(wèn)起風(fēng)電場(chǎng)會(huì )如何改變周邊環(huán)境這一問(wèn)題。該實(shí)驗室隸屬于美國能源部。

倫德奎斯特稱(chēng),她也是在今年1月才知道存在著(zhù)內蒙古風(fēng)電場(chǎng)會(huì )影響北京空氣質(zhì)量的提法。

在風(fēng)電發(fā)展較早的歐美國家,多年前就曾有過(guò)風(fēng)電場(chǎng)將如何影響周邊地區風(fēng)速的疑問(wèn),并吸引了科學(xué)家們通過(guò)發(fā)電場(chǎng)觀(guān)測和數字仿真等方式進(jìn)行研究,這些成果形成了書(shū)面論文公開(kāi)發(fā)表。倫德奎斯特和她的同事選取了其中具有參考價(jià)值的結論整理成文,希望借此回答《空氣質(zhì)量》報告標題中所提出的問(wèn)題。

他們得出的結論聽(tīng)起來(lái)并不復雜:內蒙古的風(fēng)電場(chǎng)對下風(fēng)向風(fēng)速的影響至多維持在30公里范圍內,而內蒙古和北京的距離為200公里,因此它們很難改變北京的風(fēng)速。

遠景能源副總經(jīng)理王曉宇做了一個(gè)形象的比喻,把手指豎直地伸入湍急的小溪,在距離手指幾厘米的范圍內,溪水的速度會(huì )減緩,但在遠一些的地方,流速又會(huì )得以恢復。風(fēng)電場(chǎng)的風(fēng)機,就好比這根伸進(jìn)水中的手指,只能在一定范圍內改變下風(fēng)方向的風(fēng)速。

《空氣質(zhì)量》報告中,引用了一篇去年發(fā)表的北海海上風(fēng)電場(chǎng)觀(guān)測結論。雷達監測顯示,這座容量為165MW的風(fēng)場(chǎng)會(huì )使得下風(fēng)方向5公里范圍內出現0.25m/s的風(fēng)速減弱。在氣象意義上,能讓樹(shù)葉有輕微響聲的被定義為微風(fēng),其風(fēng)速達到1.6-3.3m/s,在數值上數倍于0.25m/s。而到了12公里范圍,這座風(fēng)電場(chǎng)對風(fēng)速的影響降至0.15m/s;在下風(fēng)方向30公里處,風(fēng)速已經(jīng)與正常情況一致。

根據遠景休斯頓全球創(chuàng )新中心負責人張鋒介紹,由于海面的粗糙程度相比陸地小,因此海上風(fēng)電場(chǎng)能在更大范圍內影響風(fēng)速。換言之,如果海上風(fēng)電場(chǎng)對風(fēng)速的影響范圍在30公里內,那么陸上風(fēng)電場(chǎng)的影響區間則會(huì )小于30公里。

這也可以解釋?zhuān)瑸楹卧谝巹澤降仫L(fēng)電場(chǎng)時(shí),風(fēng)機之間不必間隔很遠,而在架設海上風(fēng)機時(shí)則需要對間距更為謹慎的原因。前者的風(fēng)速在受風(fēng)機作用后很快就能恢復,而后者則會(huì )有更大范圍的影響。

倫德奎斯特在回復界面新聞?dòng)浾叩泥]件中稱(chēng),內蒙古和北京之間還隔著(zhù)許多山脈,這一地理因素也將削減內蒙古風(fēng)電場(chǎng)對北京風(fēng)速可能帶來(lái)的影響?!叭绻藗冴P(guān)心北京的空氣質(zhì)量,那么減少顆粒物排放才是更需要關(guān)注的問(wèn)題?!边@位實(shí)驗室的科學(xué)家表示。




收縮
  • 電話(huà)咨詢(xún)

  • 0373-2632855
  • 13072638986